位於古吉產區的哈囉索莎處理廠,帶著迷人的深色莓果風味,你在喝這款咖啡時,是否好奇這款獨具個性的咖啡是怎麼來的呢?黑熊將跟你分享更多關於這款咖啡的資訊。

咖啡準備好了嗎?黑熊要開始講囉~~

 

『Haro Sorsa 哈囉索莎 / AMG簡介』

  看到AMG!會不會以為黑熊是要介紹賓士汽車的改裝廠!這家AMG咖啡貿易公司,全名為“Abebe Mulugeta Genet Trading”,在2005年成立。公司是在做進出口貿易,所以交易的商品並非只有咖啡豆,它們還有進出口腰豆(kidney beans )、碗豆、芝麻…等農產品。在衣索比亞,所有的咖啡園都是掌控在進出口貿易公司手中,所以並不是像中美、南美洲那種代代相傳的“咖啡莊園”的型態在經營,所以以後若是看到有人寫衣索比亞XX莊園,那真的是太不了解衣索比亞的咖啡生態。

『Haro Sorsa 哈囉索莎 / AMG咖啡事業』

  AMG貿易公司,咖啡事業的規模並不小,目前在八個產區都有自己的咖啡處理廠:Harrar、Bale、Limmu、Nekemte、Guji、Jimma、Yirgachedde、Sidama。

  哈拉(Harrar)是一個與衣索比亞古歷史有深切關係的地方,對於早年有在喝衣索比亞咖啡的人來說,是一個很熟悉的產區;但是一直處於比較傳統的地方,沒有跟上精品咖啡的潮流,近幾年已經比較沒落,台灣市場已經很少看到哈拉咖啡在流通。貝爾(Bale),這也是當地一個很有歷史的地方。它名稱是因為13世紀的時候,此處由一群信奉伊斯蘭教的錫達馬(Sidama)原住民,所組成的“貝爾蘇丹國(Bale Sultanate)”。隨著時代的演進,貝爾(Bale)這名稱也被保留下來。兩年前大家在黑熊喝到貝爾山咖啡,就是產於此處。

  利姆(Limmu)、內肯特(Nekemte)是在首都西邊大約300公里,此處都是一個降雨量高、山丘眾多的地區。利姆的咖啡大家應該不陌生,這在黑熊都有賣過,而內肯特(Nekemte)則是當地最大的城鎮與市集,這附近幾乎所有要交易的商品,都會集中到此處;垂直往南開大約五個小時,就會到另一個知名的大城鎮 – 吉馬(Jimma)。

『Haro Sorsa 哈囉索莎 / 友善環境』

  今年我們帶來的這款哈囉索莎(Haro Sorsa),是AMG貿易商在古吉的罕貝拉(Guji, Hambela)的處理廠。此處海拔約為1900公尺至2150公尺,種植的咖啡品種為74110和74112。

  AMG在處理咖啡上,為了要提高品質,不只是在軟體上要求咖啡果實的品質,更在硬體上高成本的投入後製設備,並且通過歐盟與美國的有機認證。有機方式種植咖啡咖啡,有助於減少對環境的破壞,通過這種方法,提供生態系統本身的生物多樣性,也可為植物提供豐富的營養和屏障。另外,有機咖啡種植者不使用化肥、除草劑和殺蟲劑,這意味著不會有可怕的化學物質滲入土壤、水和空氣中,不會有農藥殘留問題,更不會對咖啡農民或鄰近社區造成傷害。

  AMG公司每年營收的10%,將會用於幫處理廠週遭的咖啡農蓋水井,以提供乾淨水源,並且興建學校與教堂。

 

『Haro Sorsa 哈囉索莎 / 細心對待咖啡』

  有時候在比較有規模的咖啡出口商,都會在首都設有倉儲和末端處理設備。在各個咖啡產區的小處裡場,都可以先將咖啡製作到後製過程結束,卡車把帶殼的咖啡生豆運送到首都的大型處理工廠,透過先進的設備,可以更精細的剔除掉瑕疵,但還有一個關鍵是在於獨立產區的規劃!

  黑熊之前帶來一款水洗處理的利姆(Limmu)咖啡,也是來自AMG公司,但因為咖啡種植很看當地環境風土,最終所展現出來的風味就會很大的不同!同樣是AMG公司的咖啡,同樣水洗處理法,利姆偏向帶著檸檬草的風味,來自古吉(Guji)的哈拉索莎,淺烘焙帶著草本、花茶調性,烘深一點就會帶著深色莓果風味。而日曬處理的哈拉索莎,則會帶著厚實感的深色水果,像是藍莓、紫葡萄的風味。這就是因為AMG公司會將每一個產區(處理廠)的咖啡分開,不會混合在一起,才能保留這麼獨具個性的咖啡風味。有些不注重獨立產區的細節的咖啡出口商,為了要能湊足量好做出口,所以會把所有的咖啡生豆都混合在一起做處理,而失去個性。

 

 

 

若是有任何問題,可以加LINE詢問:@tumazcoffee

或是寫email詢問:tumazcoffee@gmail.com 

只要我們知道的,能說的,我們都很樂意分享~